菜单

我是一只薄情的白狐

2017年9月6日 - 未分类

夜风习习,歌乐漫漫,枯坐轩窗,一抹温良的月华浸润着书案,一帘掠影美丽了静夜。倚在流年的底色里,一纸文字的激动腾跃于心,那些缱绻于时间裂缝中的心心念念如潮流般涨起又落下,那些隐藏在腕底头绪的牵挂念挂难褪又难收,那些承载着时间悲与喜的文字把旧事一丝一缕的收拾。浅呓一曲季候的歌谣,把韶光谱写成一枕暗香的清韵,任季候的手卷复原那个末了的你,生生不息的盛放着盼望的色彩。

当我睡在你禅意的诗篇,我和怀念进入梦境,进入你文字磊起的天国,月光拥着我盛绽的情丝与你在诗韵里倾吐衷肠,那雕花的窗里,是我潮涨的想有数次萦回飘扬,那和着泪水的念啊,何日是个头?那漫无涯际的期待啊,何时是个了?杯中的青梅酒垂涎着思路,萦萦的烛火撩扰着的枯败的红妆,那一行行横躺在素笺中的清词婉约着寥寂的韶光,我透过清香的墨迹远望你的星空,大概,此时的你已进入苦涩的梦魇,而星空这端的我却缱绻在你的诗文里,一次次彷徨,一次次联想。滋长的爱穿越心灵的半径在玉轮之上,期盼着在这穹顶之下与你交汇心灵,在这一抹清冷的月光里与你中散步天际。

时间托着长长的挂念走过时间的枝头,我用千年的期待许你一厢薄情,燃你平生的花期。朱颜弹指老,红妆褪尽,走过了弯弯曲曲,你不绝在十里桃花源期待着洗净铅华的我。一颗心回归本真,一段情在淡去浮华以后加倍其实厚重。要用如何的笔笺能力把这深奥的情义落墨纸上?要拼接何等蜜意的过往能力妖冶这美丽的诗行?蜜意向花,痴心对月,蓦地回想,才知爱过知轻重,醉过知酒浓,走过了如水的时间,生射中那份薄情的过往扫荡成为了一抹永久的葱翠,晕染成一帧浓烈的图画。

若我是你的千年一梦,你能否能读懂我倾世的怀念?若我的期待错过了你的花期,你能否会在那满地的落英处等我返来?若有数次重逢终成过往,能否昨日的分袂是为了今时的重聚?若韶光耗费了昔年的柔情,我能否照样你永不褪色的影象?即使沧海忘记了沧海,运气的转盘停顿,也不要把相互忘记在光年里,不要让孤独的心披上霜衣,不要让惦念彷徨在肃毖的荒凉里。如果我平生都走不到梦的此岸,我亦会在诗行里种下一世的薄情,种下平生的等待,种下一笺的祈愿。

山岭曲折水渺茫,横空雁过两三行,溘然落空双飞伴,月冷风清也断肠。

经年的风曾吹散了若干相守相依?山重水复的止境有若干鸳鸯各西东?若干萍水相逢的情缘挂在了弦月?若干漫漫的期待写成为了雁字锦书?只期许着,与你倘佯在富丽文字中,相依相偎。梦中,有数次与你情飞楼兰,穿越今古,与你大漠孤烟,策马扬鞭,与你尽情山川,行走天际。待伊绾起长发,与君青瓷羽觞,翩跹诗情。

我是一只薄情的白狐,寒来暑往,静守在你的身边,薄情的眼眸望断穹苍,只等你驾着尘烟返来,只等你回眸一瞥,撩开我怀念的帏幔,只等动听的马鸣惊醒沉静的红妆。一句天际负了谁?一季期待迟了谁?若得三生许,何惧赋离伤?千年的情稳定,千年的爱不移,今生今世,无怨无悔。凡间,唯情不老,唯情永久,抛去金缕衣,只愿与君老!

月光下,躺在这一片花海,与你蜜意凝睇,牢牢依在你怀里,攥着这来之不易的爱恋,泪水绽成灼灼桃花。为你,我四处奔波而来,超过空间,穿越世俗,轻扣你魂魄的窗,依着那素昧平生的气息接近相互。你是我今生最暖的重逢,你给了我举世无双的感情,妖冶了我性命的花开。有种爱,有关婚姻,有种情,有关风月,只与文字有染,是心底的柔嫩,是眼角的残暴,是分分秒秒的陪同。

繁荣落尽,相思染眉弯。摘一枚相思,染一指暗香,风起泪缱绻,花来香满衣。谁在合欢树下等待千年?谁在烟花雨巷醉弹琴弦?爱已入骨,心已成念,你就如许微微的走进我的梦里,走进了我的沧海沧海。天际虽远,心却近,缘份不分日夕,挂念没有远近,碰见便是最美,相知便是暖和。我用微颤的文字,书下一纸的痴念。

梦中轻唤阳春雪,颦笑嫣然欲倾城,相思清韵剪赓续,满弦凄艳赋诗篇。春水几多愁?皓月几时圆?柳絮摇红尘,柔情印水帘,相思那边寄?醉问满天星。

人生,大概无法精美绝伦,生射中,总有一抹绿色摇荡着芳华的样子容貌,总有一种爱恋,有关风月,只许流年,总有一种真情在每缕晨曦里,在每缕斜阳下,相依百年,天际也暖。

版权作品,本文章来自【葡京赌博网】原创!未经【葡京赌博网】书面授权,请勿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